我药压你庙

爱发什么发什么,别看

法律应该禁止小王宽大白色上衣+黑色修身裤的搭配,又软又俏,美(jian)到(zhi)不(qian)行(ri)。

贝加尔湖畔 63

更!了!

蜜三刀:

63.

晨光中熟睡的男孩冲击得池欣发愣,直至屏幕变暗,如梦方醒,急忙起身拿自己手机,对着谭宗明的屏幕拍了几张留存。拍完将谭宗明的手机放回,大脑心里仍是一片空白,手还有些抖,这两分钟全凭本能行事。

回房确认安全后,池欣捉着手机,一眨不眨看屏幕里的男孩,毫无睡意,看到天明。

谭宗明第二天起床,池欣人已不在,厨房白粥温热,煎蛋流着糖心。
她总是妥帖的。


赵启平下周去威海,准备得差不多,周末临下班,整个人进入放空状态了,忽然被同僚拽到僻静处问:“手里还有钱吗?”
“有,要多少?”赵启平以为对方小金库又被老婆查收,借钱打牙祭,说着拿手机转账,被同僚打掉:“不是这个,我是说你慈善账户。”
赵启平一顿,有倒是有,300万还剩一点,还有3000万分文未动。同僚见他踟躇,知大有眉目,立刻追上:“跟赵理事长申请个呗。”
“滚犊子。”赵启平推他。

骨科都知道有个小财库,方主任从中调转,赵启平放钱,运转良好。赵启平跟去急救室,听同僚介绍患者情况,又打了几个电话确认,批了手术费和三天ICU。患者老婆抓着赵启平胳膊,泪下滚滚,无言看着他,望大善人手下再松一松,赵启平只当看不到,寒暄两句离开。

这笔钱用完,300万只剩一千来块,银行发来交易提醒短信,赵启平随手删了。回家后备好行李,时间挺早,他开电脑打善款报告。与谭宗明始于此,目前来看,也算善终。老天有眼似的,让他们缘散后钱上的缘分也尽了。那就好好画个句号。

报告发出去,赵启平没立刻关邮箱,习惯性放着,起身去零食箱掏吃的,准备回来打打游戏,睡前放松。游戏正loading,邮箱提示进了新邮件,日夜无休的八成是广告,不用管,赵启平也不知怎么手一快点开了。

谭宗明的回信呈现在屏幕上。

赵启平突然站起来,手里的零食扔到桌上,没静一秒,又沿着桌子来回踱步,焦躁地抓头发,再放下,气得抓起几包饼干对着电脑屏幕砸过去。屏幕纹丝不动,谭宗明的回信稳稳当当在屏幕正中。

从前他们这样玩情趣,赵启平给他发报告,谭宗明每封必回,就善款发放正经地交流想法。情人聊公事,一边脑子里回味他的裸体,一边看他讲公事,假正经最有劲了。

那是以前,他凭什么现在还回他邮件?凭什么还回这么快?

也不知沿桌子来回窜了多少步,赵启平才甩甩头,两手撑着桌沿仔细看这封邮件。格式简略,内容也简短,公事公办地讲了几句。完全没必要回。本来赵启平发邮件是画个句号,好聚好散,被他添一笔,现在成省略号了。

这封邮件烧得赵启平躺床上半天没睡着,第二天周末,明明不当班,起床后直奔医院敲院长门。门一敲开,凌远坐办公桌前惊讶地看着他,表情正经得跟个院长似的。人严肃过度,属于被抓包的应激反应,之前八成在跟李熏然视频。赵启平没心思管,开门见山:“谭宗明的三千万慈善基金你换个人管。”
“到底来了。”凌远点头,真的正经起来,指指转椅,“先坐,不要急。”
“不坐,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。”赵启平耐性不多,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
凌远不说话,上下打量赵启平的穿着,害得赵启平也低头看了下自己,挺正常的休闲装。凌远忽然问:“毛衣哪儿买的?”
赵启平反应过来了,敢情给他李警官看衣服呢?赵启平突然一捶桌子:“我再说一遍,慈善基金换个人管,我不签字了。”
“不行,”凌远马上摇头,“你们俩搞的事,你们俩自己解决。”
赵启平怒火窜头:“什么叫我们俩搞的事?钱现在放在医院!”
“放在骨科,”凌远纠正他,说着站起来,不急不忙给手里的保温杯添了点热水,他现在整天抱着保温杯,一副老干部作派。赵启平越急,凌远越不急,关了门,回办公桌还把腿跷桌上,姿势弄舒服了才继续说:“谭宗明的钱,放在骨科,只给你赵启平签字认可的病人用,跟医院半毛钱关系也没有,不归我管。”
“凌远,”赵启平无话可说,咬着牙低声下气,“师兄,院长,你帮个忙。”
“此其一,”凌远竖起食指,让他不要急,“首先我们以公事来看,如果你真要跟慈善基金斩断关系,显然不应该来找我,而要去找谭宗明或他助理。当然,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,一定不想跟带谭字的打交道,那你大可以拜托我让他把钱收回去。但你是怎么说的,你让我换个人管。赵主任,你这不是要退钱,你是虽然跟谭家分手了,但希望谭家的钱留在医院发挥余热。”
赵启平目瞪口呆,真不急了,抱起胸听他白活,凌远打开保温杯喝了口水:“我们赵主任的医者仁心我是深有了解的,一向十分敬佩。”
赵启平面无表情:“继续。”
“因为敬佩赵主任,所以我也认可你这种分手不退钱的态度,毕竟医院不嫌钱多,现在是放骨科,放着放着说不定哪天就真给医院用了呢?作为管理者,我没有反对的理由。”
“继续。”
“那其二我们就来说说既然不退钱,为什么不能换个人管,这件事其实也很清楚简单,是你跟谭家谈恋爱谈糊涂了。”凌远似笑非笑看着师弟,“三千万对谭老板来说不过手指缝漏一漏,他肯定愿意留在医院,哪怕留着买名声。问题是,之前你赵启平管谭家钱是当自家钱管的,鄙人,你师兄我,有幸看过一次善款报告,自叹不如,你把钱管这么精细,让后面的人怎么接手?”
凌远拿笔敲桌子:“你是让我逼财务加班呢?还是把李睿级的人才弄过来给他谭老板管这点只于他名声有益,于医院毫无实际用处的钱?你赵启平愿意无偿为他贡献心血,医院不行,这是在商言商的事。何况这笔钱是三千万不是三百万,如果接替你的人水平不够,小则出纠纷,大则影响谭氏和医院的合作,而谭氏跟医院的合作可不光是这笔小钱,甚至牵扯到跟明氏的合作,你说我怎么找你下一任?”
赵启平简直要被说服了,只得匆忙想了一下问:“你可以让他这笔钱转到医疗设备或基础设施上,给医院用。”
凌远欲言又止地看了赵启平一眼,看得赵启平发毛,问怎么了,凌远忽然长叹一口气,问:“赵主任,你真的跟谭老板睡了将近一年?”

话语之直白尖刻,刺得赵启平一瞬间浑身爆热,羞怒交加,直要升天。可说这话的凌远是脱了皮的凌远,又不可不领情。凌远看赵启平脸色涨红,偏偏被理智勒着憋气不发,着实觉得可爱,无怪谭老板一见难忘,钟情难放,想了想又说:“再者,最后一点,我们从私情上说,就算我凌远大方,派人来接你的班,你舍得那些粗人糟蹋他的钱吗?”
这话兜头浇灭赵启平颅顶的燥热,冷静下来。凌远笑道:“谭老板一开始为什么找你,你比谁都清楚。谭家这样的钱,又怎么是一般人接得住的。”

这话常人难以理解,但凌远和赵启平再明白不过。行善一事,普通人受眼界和能力所限,捐钱至多买个心安和自我感动,勤力者能监督每一笔钱的大致落实也到极限了。富贵如谭家,要的就不可能是程序正确和道德正确,而是结果正确。换言之,谭家行善,要保证钱真的花在善人善事上。越有钱,越要花钱买真金,能买到真金,不在乎花多少钱。

随便用大脚趾也能想象,要辨别追踪每笔善款流向是否真的是“善人”、“善事”,随手资助的少年以后会不会长成杀人犯,是什么规格的工程量。

谭宗明当时碰到赵启平,区区300万善款就买来倾国家之力培养的顶级医生的技术、眼界和阅历,便宜得赚翻了。
追加3000万,一方面情热当头,一方面也是知道追加的这点钱,由赵医生给他花,仍然稳赚不赔。

赵启平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为谭家花费的心血,只是以前为着一腔爱意,多浪漫似的。今天被凌远点出来,却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堪。他忽然也笑了,自嘲道:“是,他的钱当然只有我接得住,换手给谁,都得问他要一大笔佣金。”

凌远那句话本来意在表扬赵启平的能力,被反将一军,猝不及防,待要安慰,见师弟盯着桌子脸色暗淡,又止住要说的话。两人沉默半天,凌远轻声说:“不过你现在这个情况确实难做,我还是让他把钱收回去吧,大家都清静。”
“谢谢师兄。”赵启平给他半鞠个躬,出去了。

凌远效率高,当天下午Linda就联系赵启平,把一些文件发给他签字。签完字赵启平肩背松快,想起这过程谭宗明倒是没现身,看来那封回邮也不过是惯性使然,不必想多。这样想着,又觉得那天晚上被炸得坐卧不宁的自己可笑至极。

这桩事解决,周末一过,赵医生轻装上阵飞去威海。威海是度假胜地,他要愿意多玩两天,凌远和方主任都给假。

团队一下飞机,从机场被威高接到园区,直接中午接风宴,吃完饭略作休息,下午医院和企业两个团队先在总部开个碰头会,开完会晚宴,第二天才正式展开讨论。赵启平各种论坛会议去得多了,对此类安排习以为常。

头天晚上的晚宴倒是有个小惊喜。威高丁总是个大忙人,中午陪同,下午出席了碰头会,礼节尽到,晚上便让接班人——小丁总陪医生们吃得放松一点。威高是威海的城市企业,放松也是在金碧辉煌的餐厅,一行人吃得差不多,该上主食时,服务员端上来一个小巧精致的蛋糕,送到赵启平面前。

赵启平吃一惊,小丁总指指蛋糕:“赵主任,时间紧迫,准备不周,多多包涵。”

他比赵启平还年轻两岁,酒桌交际却熟练得多。这蛋糕日子是撞正了,正是赵启平生日。这次行程威高包办,赵启平的飞机票是对方买的,从身份证获知今天是他生日不难,只难为了对方作为大企业的这份细致。蒋拓也十分意外,但他反应快,马上招呼服务员把蛋糕拿下去分切,一块块送上来。

蛋糕吃得气氛轻松,赵启平万没想到今年的尴尬生日以这种方式度过,两个月前他还以为会跟谭家人共度。正吃蛋糕出神,小丁总端着酒过来:“赵主任,骨科人敬骨科人,生日快乐。”

赵启平忙端起酒,不顾胃里甜腻交加,干了大半杯红酒。





我爱谭赵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谭赵这样从外表到灵魂都完美匹配的cp,我爱爱爱不完。

养在深闺的小男友一枚

要是有个王凯视角就更棒啦

_法式小笼包_:

「月白与风清,山黛与穿行,你眼中的风景都该明朗赤诚,拿热爱填满的灵魂也不算莽莽一生」

18.3.13东方卫视品质盛典 高清9P❤
【禁二改二传】

各位,白色情人节快乐💕

【东凯】蝴蝶飞不过沧海

这么可爱这么温馨的故事我居然看哭了😭

汇丰银行231:

撩而不写的人,我永远记住你了。好!我写!
小蝴蝶凯凯好萌,心要化了~~(立刻收敛了戾气)
不要在意逻辑,什么蝴蝶蜘蛛有没有手脚之类的。
就当他们是人样儿好不好!!答应我!!
没有道理好讲!我就是被萌到了!不要脸不讲理!




1


 "呜……翅膀好疼……"
"呜呜,粉粉都蹭掉了……"
"呜呜呜,好像要死了……"
"吵死了!"

2
凯凯王只是普通的白粉蝶,他眼睛大大的,翅膀白白的勾了黑色打着旋儿的花纹,须须卷在头上和普通的白粉蝶没有什么区别。
不过他可是采蜜的小能手呢,每天和小蜜蜂一块儿早起,去亲吻沾满甜甜露水的花蕊。
春天真好,到处都是慷慨盛放的花朵。

3
啊,桃花蜜好香,凯凯王吃得好满足,扭着屁股往蕊里钻,鹅黄的花粉沾了上他白白的薄翼和细细的脚脚,惹得他打了个小小的喷嚏。
还要再去多存一点啊,这是小蜜蜂教给他的,不能就傻乎乎地吃,不然花谢了就活不了啦。
其他的蝴蝶都笑他说,蝴蝶本来就活不到花谢啊,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。

4
凯凯王不觉得,说不好他就是个特别能活的蝴蝶呢,要是到时候反而因为没饭吃饿死了,那不是哭瞎了。
而且他的名字里有个"王"字呢,一定是一只特别霸气特别牛逼的蝴蝶。


往桃花林里面钻,春风悠悠曳曳,甜香浮动叶间,春日的光芒被割碎晃得蝴蝶眼睛花。
他努力挥着翅膀去找开得灿烂熟艳的花朵,而且要避着别的蝴蝶一些,倒不是怕他们笑,只是不想争论罢了。


6
日头越来越高,蝴蝶觉得有点热了,而且头也昏昏的。
挂在胸口的灯笼果包里存了一半的花蜜了,他想要不今天歇歇吧,这几天温度越来越高了呢。
掉头往外飞,破碎的光斑刺了他一下,小蝴蝶飞了个S型,一下撞到个又粘又弹的东西上面。
马上就不能动了,他心里骤然冰凉,蜘蛛网啊啊啊啊啊啊。

7
还没有等到花谢就要死了,花蜜也白酿了,凯凯王哀哀地想。
越想越不甘心,为什么啊我可是王呢,怎么最后是被蜘蛛吃掉呢。
所以就嘤嘤嘤地哭起来。
蛛网动起来,上面挂的露珠像蝴蝶的眼泪,扑簌簌往下掉。
妈妈呀,这个蜘蛛好大啊,凯凯王看到慢条斯理爬过来巨大的灰色圆蛛,哭得更大声了。


8
东大王本来在睡觉,蛛网晃了晃,好像有猎物撞上来了,把他摇醒过来。
打个哈欠,正好有点饿了,去看看是哪只倒霉的小虫子吧。
还没两步就听到呜呜呜的哭声,吵死了,又是只聒噪的小虫子。
东大王气势汹汹地冲过去:"别哭了吵死了,反正都要死的,不能认命吗!"
凯凯王泪眼汪汪地看着大蜘蛛:"可是我不想死啊,还不能哭一下吗!"

9
哎玛,这小蝴蝶……有点好看啊。
白白的翅膀被网子粘住了,大大张开着,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。 蝴蝶手脚细细的,腰也细细的。
小脸儿上挂着泪珠子,大眼睛还包着一汪水,红红亮亮地。
明明是普通的白粉蝶啊,东大王都数不清自己吃过多少了,可是这一只看起来为什么格外好♂吃呢。

10
"你,你不要哭了!"东大王有点不好意思,故意凶巴巴地说:"你抱个什么呢!"
凯凯王低头看看灯笼果包,心想反正都要死了,花蜜还护着干嘛,不如给蜘蛛吧,也许还能死个痛快。
听说有的蜘蛛很变态,抓到小虫子先卸胳膊卸腿吃。
"是,是花蜜。"蝴蝶小心翼翼把灯笼果包拿下来递给蜘蛛,眼巴巴看着他:"我采了好久的,桃花蜜可香了,你吃吗?"
东大王一把抢过来,真的好香,这个小蝴蝶好不一样,居然会采蜜啊,他还以为蝴蝶都好逸恶劳的呢。
蜘蛛舔了舔花蜜,嗯,甜,还被蝴蝶捂得暖暖哒。
凯凯王扁了扁嘴:"那你吃了我的蜜,能不能不要折磨我啊,就一口咔嚓把我咬死。"
蝴蝶脖子横了横,又绝望又勇敢。
东大王称霸这片桃林的昆虫界很久了,第一次觉得白粉蝶可以这么可爱的。

11
"我可以不吃你,"蜘蛛围着蝴蝶转了两圈:"但是你每天要采花蜜给我吃。"
"真,真的吗?!!"凯凯王瞪大了红通通的眼睛:"我,我很会采蜜的!"
东大王被他看得心扑通扑通跳,为了掩饰赶紧恶狠狠地瞪回去:"我东大王言而有信,我放你走,但是你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来送花蜜给我,如果你骗我的话,我一定会找到你,然后一寸一寸把你啃干净!"
"我,我不会的!我叫凯凯王啊,住在前面杜鹃花那里,我不会骗你的!"
蜘蛛凑过去,在蝴蝶的翅膀和蛛丝间一点点舔舐,那些黏液就融化了。
凯凯王被舔得好痒,咯咯地扭着笑,东大王中间无奈地停下两次,后来用利足一把扣住,小蝴蝶才吓得不敢动。

12
终于被释放了,翅膀还有点点疼,凯凯王挥了挥,粉粉掉了好多。
不过好歹没有受伤,他对蜘蛛鞠躬:"谢谢您的仁慈,我一定不会违背承诺的。"
"你刚才说你叫什么?"
"我叫凯凯王啊。"
"你名字也有个王字啊小蝴蝶,凯凯是什么?你是他们的王吗?"
小蝴蝶笑起来:"我也不知道凯凯是什么呢,如果能找到就好了,我就有臣民啦。"
他笑得很好看啊,蜘蛛有点要脸红了。
"我叫东大王,因为我是这片东边桃树林的大王,你记得了。"
"嗯!我记得了,东大王是不吃白粉蝶的好蜘蛛。"

13
小蝴蝶颤颤巍巍地飞走了,蜘蛛赶紧顺着丝线去串门子。
警告了一圈儿蜘蛛手下,不许网那只白粉蝶,也不许告诉他东大王以前吃了多少白粉蝶的事情。
快日落的时候心满意足回去自己网,慢悠悠开始织,织得再大一点威风点,明天小蝴蝶还要来呢。

14
小蝴蝶起的比蜜蜂还早,去远一点的地方采樱花蜜了,第一次给东大王送蜜,要有点诚意。
灯笼果包被装得八分满,不敢太满了,蝴蝶力气小太重了晃来晃去会泼出来。
气喘吁吁地飞到桃花林里,哇,东大王的网又变大了,一个八角形很工整的巨大蛛网东大王正在角落里,看见他飞过来,理了理粘在上面的桃花。
"东大王,我今天去采了樱花蜜,特别特别香。"
凯凯王手脚并用把沉甸甸的花蜜递过去,蜘蛛接过去的时候挠到他的脚脚,有点痒。
"你,你到桃花上坐坐呗,不会粘住的。"
蝴蝶想了想对他笑:"好呀。"

15
他们一起分了花蜜吃,喝了甜甜的露水,说了好一会儿话。
赤脚蛛伸头看看,可了不得,大王被个小妖蝶迷住了,很普通的白粉蝶嘛,不过是盘靓条顺一点儿,吃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啊。
可是大王连个小手都不敢啃,这绝壁是大事件,大王多霸气的蜘蛛啊,怎么能对个小蝴蝶缩手缩脚的。
蜘蛛手下操碎了心。可小蝴蝶到点儿开开心心地回家了。
东大王枕着小蝴蝶窝过的桃花瓣睡了个好觉。

16
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道多少天,春天快走了,花也没有以前开得多了。
小蝴蝶送来的蜜一次比一次少,可是东大王一点没有生气过。
每一天都会一起吃蜜喝露水,东大王跟他讲以前在悬崖边生活的事情。
那尼玛风太大了,蜘蛛也不知道为啥会生在哪里,网根本织不起来,织了就给吹完蛋。
后来他就带着手下到了这片桃林。
还有别的很多事情,讲秋天桃林的桃子有那么大,讲怎么和大马蜂打架抢地盘的,讲怎么织一个又大又牢的网。

17
他真的是一只好蜘蛛,凯凯王想,长得也比别的蜘蛛好看呢,大大只的很威武,但是又没有很凶很吓人,而且最重要他会喜欢自己啊,一只这么奇怪的蝴蝶。
有一天他听着故事在桃花瓣上睡着了,可是其实他没有睡得很沉,他知道东大王亲了他的脸,但他不知道蜘蛛有没有发现他脸红了。
别的蝴蝶越来越不理他,因为知道他被蜘蛛逮住了却没有死,觉得他要么是蜘蛛的同伙要么就是妖蝶,还会酿蜜呢,本来就够奇怪了。
凯凯王也不稀罕理他们。
而且蝴蝶越来越少了,那些成双成对的生完了孩子,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去了。
他也越来越累,好像不像从前能一口气飞那么远了,是不是要死了啊。

18
在茧里他就听过"蝴蝶飞不过沧海"。
可是他都不知道什么是沧海。
他最远都没有飞出过东大王的桃花林。
今天他真的很累,而且找了好久也没有采到蜜,空着手来到蜘蛛网面前。
东大王看到他松了口气说没有蜜不要紧,来了就好。
桃花已经败了,东大王把桃叶上的绒毛都掸干净给他坐。
给他讲桃林外面的事情。
蝴蝶觉得好困,耷拉着眼睛看着蜘蛛:"东大王,你看过海嘛?"
蜘蛛愣了愣:"我出生的悬崖就在海边啊。"
"真好啊,海什么样子啊。"
"很大,很宽,全是水。"
"啊,像挂满了露水的你的网一样吗?"
蜘蛛笑了:"嗯,差不多吧。"


19
蝴蝶慢慢没了声音,蜘蛛抱着他亲了亲,蝴蝶飞不过沧海,蝴蝶活不过夏天。

20
可是,他是凯凯王啊,他的名字里有个王呢。
阳光晃着蝴蝶的眼,他费力地眨眨醒过来,被抱得好紧好紧。
他好笑地看着那人手里的手机,睡着前没锁屏。
早要他弄个自动锁屏了,这不是费电吗。
而且这张照片也太羞耻了,这综艺真是上得偶像包袱都丢完了。
轻轻把手机掰出来,照片里自己带着蝴蝶须须和小翅膀的样子,有点不能直视,还特么是粉的,捂脸。
"干嘛拿我手机啊。"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一下钳紧他的腰。
"你干嘛看我照片啊。"
"哟,我还不能看你照片了?你什么我不能看?!"
"哎哎哎,别动手啊。"


21
蝴蝶微颤着睁开眼睛,面前是缀满果实的桃林。
啊,原来秋天是这个样子的,果子比花儿还要香,和东大王说的一样,又大又红好漂亮。
"可是,我怎么没死呢。"他掰掰自己的细手细脚,还是堂堂一只白粉蝶。
"因为你是奇怪的白粉蝶啊,"蜘蛛轻轻抱住他:"会酿蜜,和蜘蛛在一起,活得过夏天,飞得过沧海。"
"真的吗?"蝴蝶回头,大眼睛扑闪扑闪地。
"可是都没有花了呢,我没办法采花蜜给你吃了。"
"那,就把你自己的花蜜给我吃吧。"


22
赤脚蛛有点害羞又有点自豪地捂住脸,这才是我们霸气的大王!







end

【楼诚翻译】想不想看看外粉写的楼诚PWP?

学外语的好时机

厚颜甜心:


在AO3上勾搭了一个英文作者!来看看外粉写的PWP吧!我们的同志遍天下哇!


【点我去AO3看】与兄共枕(In Bed With Da Ge 原作:panda_desu) 如果被拦截请点击【proceed】


英文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314393
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原文的评论区里,还有一个妹子问能不能翻译成俄语。想想在阿诚求学过的那个地方,也有人在爱着他们呢。


烦请大家积极评论啊~!会英文的可以直接去原址赞美原作者!不会英文的可以把想说的话留在这里,我会翻译给她的!如果她回复了你们,我也会翻译给你们~!

笨拙的温柔和雌雄同体的美。
分别是两位老师最好的概括了。

清冷美人受

靳老师真霸道总裁本裁